Posts Tagged ‘永康街’

台北的下午

#

台灣女生來香港看何韻詩的《賈寶玉》,閒逛到這。碰巧我們快去台北,一直聊,介紹了不少雜貨Cafe麵包店給我們。下午她竟然回來,還帶來Amanda S. 的 Jasmine Vert 和 Chocolate Tart。星期六店裡的第一個客人,讓一整天都變得很愉快。

#

走在往「Mooi!魔椅」的路上,下起了雨粉,妻子撐起傘怕弄濕頭髮。我走在傘外,說這是理想的下午,理想的陣雨,走著走著,才發現,原來這裡就是舒先生的永康街。

#

日本料理中有隱藏式刀法,針對不能一口吃下的食材,隱藏式刀法既不破壞食物表面(美觀的考慮),又能讓食客以筷子輕鬆分割而吃。我們在中山堂邊小巷內的隆記菜飯,飯後西瓜,也運用了這種刀法,大大塊的西瓜暗中拖了一小刀,瓜尖自是滿口汁液,到了底部能輕掰成兩小爿,吃的時候不會碰得一臉都是。就是優雅嘛。

#

捷運車廂燈箱內的新詩,寫得好不好是其次,香港何曾這樣尊重過詩/文學。尊重是甚麼?是把它放在最日常的地方,而相信有人欣賞。

#

經過泰順街的「小慢茶館」,被她的素雅門面吸引,裡面的衣服和茶具都標價頗高,結果也沒坐下來就走了。後來聽朋友說,台灣店子賣的東西貴,餐廳不一定貴。帶不走東西,也能消費氣氛。

#

我們是為了北投圖書館才到北投的。被大樹包圍的建築、原木的氣味、自然採光、半露天閱讀區、及胸高度的書櫃,還有自己開關的檯燈。這裡的書和人生活得很好。

#

好‧丘在「四四南村」內,台北碩果僅存的眷村建築群。我問台灣朋友,眷村是楊凡《淚王子》裡面那些嗎?她說對啊,台灣年輕人都不懂得楊凡了,那些年。

#

回港後,都不想逛書店了,該是誠品副作用吧。二手書店只到了龍泉街的舊香居和附近的茉莉,找到三本書和鴻鴻的詩刊,有像樣的閱讀人口才有像樣的書店。舊香居內三四個上年紀的人圍坐談書說藝,不知老之將至,讓人好生嚮往。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