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 ‘屋角’

古家具

某天在西貢店,客人問起,天后廟附近那間分店沒有開門對嗎?我想她是想說「執笠」吧,出於好意才換個方式問。我回答說:對呀,做不住了。她說真可惜,很喜歡那個店,老實說比這個還喜歡。嗯,真坦白。

顧店的話,我也比較喜歡在那邊。被深沉的木色包圍,地板踩下去「輒輒」聲的,讓人有家的歲月和安全感。收銀桌是平鋪的四塊長長原木,上面的木紋深細且硬,生前應該是很堅強挺拔的樹的樣子。我顧店都不能看書,唯有在這裡才能比較靜下心來閱讀。

剛開張的時候,我寫了一小段介紹文字,打算貼在臉書上,讓更多人知道這裡,後來不知何故忘記了。那段日子有太多不愉快的事情發生,身心的傷害都可以適應,但它把一些穩固的想法推倒了,卻如何都重建不起來。像一道大門上面寫著「Pull」,你一直以來都是用拉的,誰不知有天某人試著Push,結果門也開了,從此,你還是可以繼續去拉,但那已經不純粹了,你賴以生存的支撐點也就斷了。

分店裡的大部分家具,以至試身室的那道木門,都是在鐮倉和目黑通找回來的,現在回想,還記得每一件在古家具店時放著的樣子。它們原本在某個日本家庭裡,輾轉流落到古家具店,有人幫它們適量地翻新一下,我們發現它,用比它本身還貴許多的運費把它帶回這裡。我想當時真的很喜歡它們吧,像小王子的玫瑰和狐狸那樣覺得獨一無二。

位於德隆前街一號的分店在2014年9月9日「執笠」了。如果你問我的話,倒真的沒有甚麼感覺。但如今提起這些木家具,想起不再稱為「我們」的二人走在目黑通的路上,卻有著難以言說的悲傷。

(下面就是那一小段介紹文字,讀起來完全沒有幸福感,可能就是當時沒有貼出來的原因吧。)

我們在西貢德隆前街開了一間風格有點不同的小店,取名「屋角」。很感謝近日來訪的記者朋友,小店只靠口耳相傳,沒有他們的幫忙,我們事倍功半。

吉光片羽開張時,記者多會問名字的由來。「屋角」沒有這情況,這也不難理解。原本想起個生僻的名字,最後落實用這個,都認為易唸易記才重要,其實也是,我們本來就走親民路線,何苦拒人千里。新店的確位於一個角落裡。這讓我想起《詩經》裡那首關於男女約會的詩:「靜女其姝,俟我於城隅。愛而不見,搔首踟躕」。那個嫻靜美麗的女孩,約定在城牆的角落等我,偏又躲藏起來了,害我又搔頭又徘徊的,心神不定。「隅」就是角落,這個女孩躲在角落裡,等待著的是她的幸福。

轉角,似乎總有一道美麗風景在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