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 ‘台北’

還在就好

在Kubrick書店買了《蘑菇》手帖第30期,原來是回顧刊。這讓我想起去年到台北,特地造訪了位於南京西路的蘑菇BOODAY店,門口不大,沒有搶眼的設計,就那麼靜靜地一度玻璃門,裡面倒是寬敞,不擁擠地放著T-shirt、帆布包、小本子、雜誌等。二樓是Café和書店,再上應該就是磨菇團隊(Booday Cooperation)的工作室了。

店員是一個瘦瘦的,戴眼鏡三十開外的男人,付款的時候忍不住問:您是張嘉行先生嗎?他回答說不是啊,你認識他嗎?我們說不認識,只是覺得張先生大概就是你那個樣子吧。

其實不是的,我們隔天晚上就去了學學文創大樓聽蘑菇創辦人張嘉行先生的講座,他屬於比較粗壯的那種類型,與想像不符。出發前我們已報名,原以為是小店經營策略的分享,卻主要是磨菇的成長歷史。後來想想,與其聽那些營商秘訣甚麼的,不如知道有些人因為不耐煩某些人,厭倦某些事,想換個方式,浮出一個好名字,那些從醞釀到落實的故事更有趣。

蘑菇手帖的出版,最初是隨T-shirt贈送的配套。後來慢慢獨立開來,手帖讓更多人認識Booday Cooperation,令設計公司走得更遠,蘑菇也從T-shirt銷售擴大成如今的店面。我問張先生,現在手帖對於蘑菇的意義是甚麼?他說每次的出版,都能告訴別人我們還在,而且堅持下期預告,也是承諾我們還在。

蘑菇在2003年夏天誕生,數算一下,接近九年的時間。蘑菇屬蕈類,其實生得野,長得快,偏偏它沒有在大雨下遍地滋長,反而貫徹著創刊號的主題:《緩慢》。大概只有台灣的土壤,才有這樣的耐性。

我好奇台灣賣東西、賣書的店,為甚麼都設有咖啡座在裡面。張先生說他也不曉得,但留意咖啡座所佔總面積的大小,就能猜到它的咖啡好不好喝(講座裡傳授的「秘訣」,卻無關於營商)。我記起中環店斜對面,即嘉咸街35號地下,六、七年前是一家名叫「3boxes‧十一行」的書、茶店,它的二手書和雜誌、花草茶和輕食都好,閒時還舉辦電影放映、詩聚、展覽和講座,兩年後還是水土不服。香港像一個慣於催生的穩婆,要麼早生下來快高長大,要麼趕快死掉不足可惜。

在香港,推廣慢生活也要快。吉光片羽踏入第二年了,但願我們沒有揠苗助長,但願九年後,我們還在。

 

蘑菇 Booday | www.mogu.com.tw

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25巷18-1號

台北的下午

#

台灣女生來香港看何韻詩的《賈寶玉》,閒逛到這。碰巧我們快去台北,一直聊,介紹了不少雜貨Cafe麵包店給我們。下午她竟然回來,還帶來Amanda S. 的 Jasmine Vert 和 Chocolate Tart。星期六店裡的第一個客人,讓一整天都變得很愉快。

#

走在往「Mooi!魔椅」的路上,下起了雨粉,妻子撐起傘怕弄濕頭髮。我走在傘外,說這是理想的下午,理想的陣雨,走著走著,才發現,原來這裡就是舒先生的永康街。

#

日本料理中有隱藏式刀法,針對不能一口吃下的食材,隱藏式刀法既不破壞食物表面(美觀的考慮),又能讓食客以筷子輕鬆分割而吃。我們在中山堂邊小巷內的隆記菜飯,飯後西瓜,也運用了這種刀法,大大塊的西瓜暗中拖了一小刀,瓜尖自是滿口汁液,到了底部能輕掰成兩小爿,吃的時候不會碰得一臉都是。就是優雅嘛。

#

捷運車廂燈箱內的新詩,寫得好不好是其次,香港何曾這樣尊重過詩/文學。尊重是甚麼?是把它放在最日常的地方,而相信有人欣賞。

#

經過泰順街的「小慢茶館」,被她的素雅門面吸引,裡面的衣服和茶具都標價頗高,結果也沒坐下來就走了。後來聽朋友說,台灣店子賣的東西貴,餐廳不一定貴。帶不走東西,也能消費氣氛。

#

我們是為了北投圖書館才到北投的。被大樹包圍的建築、原木的氣味、自然採光、半露天閱讀區、及胸高度的書櫃,還有自己開關的檯燈。這裡的書和人生活得很好。

#

好‧丘在「四四南村」內,台北碩果僅存的眷村建築群。我問台灣朋友,眷村是楊凡《淚王子》裡面那些嗎?她說對啊,台灣年輕人都不懂得楊凡了,那些年。

#

回港後,都不想逛書店了,該是誠品副作用吧。二手書店只到了龍泉街的舊香居和附近的茉莉,找到三本書和鴻鴻的詩刊,有像樣的閱讀人口才有像樣的書店。舊香居內三四個上年紀的人圍坐談書說藝,不知老之將至,讓人好生嚮往。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