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不過

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?走在熟悉的街頭,其中一間店鋪換了模樣,你努力回想,卻記不起原來的店鋪是賣什麼的。也有一種情況,那家店明明已換了東主,面目全非了,但你站在它面前,卻只看到以前的光景。

那個空間其實一直都在,變的只是裡面的內容,開一間店,是從無中生有,但那個有的狀態對比起無來說,必然是短暫的。

然而有些人卻能穿越無,到達有的永恆彼端,像村上先生的舊海豚飯店,明明拆掉了,在原址上蓋起了全新的海豚飯店,「我」仍然能穿過暗黑的走廊,回到舊的海豚飯店,找到屬於自己的房間。

某天你經過嘉咸街32號,站在斜路上,你能記起以前那間小店嗎?要是你想不起來,別在意,那是最正常不過的。要是你能記起,那是因為我們有過的交集和牽絆。

那是一種怎樣的牽絆呢?就像書裡寫的:「當傍晚降臨,旅人把四周的燈芯草紮成一座草屋。隔天,他鬆開燈芯草束,草屋瞬間瓦解消失。原野看似恢復原樣,但遮蔽處的短暫踪跡仍然保留,燈芯草上留有輕微彎折過的痕跡,而在草屋夜宿的記憶,也會留存在旅人的腦海裡。」

這樣已經最好不過了。

_
中環吉光片羽 2011年3月17日 – 2016年6月26日

Tags: , ,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