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意人

朋友換了新工作,說自己的體重增加了許多,人變得很市儈。我不明白兩者的關係,他說因為不再相信其他東西了。他是一個band友,我問他從前信甚麼,他回答:Myself…Life…Belief, but seems I’m giving up.

我們還是同事的時候,有天午飯後回公司,路上有一個婆婆推著很重的木頭車,車上是紙皮或是垃圾吧,一般人會嫌髒或甚麼的,但他和另一個同事會跑前去,幫婆婆推了一段不短的路程。就像我認為喜歡貓的人都心地善良,釣魚的人不會壞到哪裡去,我很慶幸能和這兩個人共事。

開舖初期,兒子的幼兒園申請表上要填寫父親的職業,我笑著問妻子,要填「生意人」嗎?那時我們正追看日劇《不毛地帶》,大本營作戰參謀壹岐正被俘獲釋,退役後,開展「生意人」的第二人生,期間放棄了許多信念和原則,最後攀至商界頂峰。「生意人」於我們而言有特殊的意義。我曾對另一位朋友說,擔心開店會改變氣質(當然前提是覺得自己有氣質),她問會嗎?我至今還不肯定,但的確多了一些憂慮,有時候靜不下心來讀一本書看一齣戲。後來她也辭了工,想過創業,輾轉還是回到傳媒行業,繼續低薪多勞。

晚上收到舊同學的短訊,說考進了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,九月開學了,雖然之前一直想到澳洲讀書,但經濟不許可,台灣一個學期學費才港幣7,000元。她還是高興的。

大家都在努力地生活。

我不相信那個朋友會變化很大。我覺得如果有神給他一個可達成的願望時,他會回答:我想多要三個願望。他,和我,和很多香港三十出頭的年輕人一樣,都不會否定錢,只是在錢之外,都各自有兩個同等重要的願望,只是我們不習慣說出來而已。

One Response to “生意人”

  1. July 7th, 2012 at 15:18

    says:

    而幾年前的我沒想過,自己會因為堅持追夢,到頭來變得愈來愈憂鬱。

Leave a Reply